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9-09

嫌犯疑因事发前被一名男子辱骂激怒,试图寻仇时点错相,错杀死者。
嫌犯疑因事发前被一名男子辱骂激怒,试图寻仇时点错相,错杀死者。

报道:庄阳奕

(槟城7日讯)涉嫌在五条路刺杀食客林强华的42岁嫌犯,在20年前曾经是八条路网寮显明坛里有名气的乩童,然而因后期到处去其他神庙起乩,对起乩达到走火入魔境界,逐渐出现精神错乱迹象。

网寮显明坛在过往略有名气。
网寮显明坛在过往略有名气。

据记者走访八条路获当地民众告知,嫌犯当年在槟城庙坛里有一定名气。祀奉哪吒三太子的他,在起乩时被信徒认为有着精准“神力”,因此有固定的信徒群找他问事,而每逢花车出游时,他都会获各庙宇邀请他前来起乩助阵,当游行队伍的“开路先锋”。

据八条路网寮居民王先生(60岁)受访时指,嫌犯自小就在网寮长大,一直与父亲及多名兄弟同居。“他在中学毕业后,就在我们这边的神庙当乩童,不料不到3年,他因常到各处的神庙当乩童,最后过于沉迷在起乩,最终迷失方向‘走火入魔’,因此神志不清。”

显明坛已无乩童接班

- Advertisement -
王先生指嫌犯曾因当乩童走火入魔。
王先生指嫌犯曾因当乩童走火入魔。

王先生指,显明坛在当时只有该名嫌犯起乩,自从他的精神出了状况后,就再也没有乩童接班,现在只供民众上香求平安。据王先生指,印象中该嫌犯神志不清的状况,至少有20年。

虽然八条路的搬迁拆屋行动在即,不过嫌犯仍居住他原本的屋子;屋子的大门已上锁,里面没人,不过屋顶已经拆除。
虽然八条路的搬迁拆屋行动在即,不过嫌犯仍居住他原本的屋子;屋子的大门已上锁,里面没人,不过屋顶已经拆除。

目前,八条路发展在即,网寮一带的居民为让路发展,大部分人都已搬迁,而据知嫌犯家属们都搬迁到双溪槟榔一带的组屋,惟他没有跟随,依然居住在原本的屋内不愿离去。

不知嫌犯是否定时服药

嫌犯在被发现有精神病况后,其家人曾带他就医治疗,不过后来他有没有再定时服药控制病情,附近街坊就不得而知。

王先生受访时指,嫌犯的家人一直都有照顾,并曾带他前往精神病院进行检查,也有定时让他服药。后来,一般相信他能自行取药及服药后,家人就让他自行处理。然而,他是否有定时服药或治疗,王先生则不得而知。

“我们都知道他患有精神病已20余年,但从未看见他和别人吵架或动粗,平时他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内,因此都没人特别理会他的行为。”

不排除家园被毁加重病情

他也提及,这起命案发生后,居民们不排除嫌犯是受不了家园被摧毁的打击而导致病情加重。

相信警方司法能还公道   柯秀慧:不会原谅嫌犯

尽管柯秀慧不会原谅嫌犯的所为,不过目前她只能相信警方及司法可还她一个公道。
尽管柯秀慧不会原谅嫌犯的所为,不过目前她只能相信警方及司法可还她一个公道。

(槟城7日讯)五条路血案死者林强华的妻子柯秀慧,尽管不会原谅嫌犯的所为,不过目前她只能相信警方及及司法可还她一个公道。

死者林强华。
死者林强华。

对于嫌犯如此草菅人命,柯秀慧感到无奈又不甘,但她表示无论多么不甘,她只能做的就是指证凶手,并协助警方调查。“我只能相信大马警方以及司法,盼能早日向嫌犯定罪,还我们一个公道。”

她坦言并不能如此轻易原谅嫌犯。她并不是要记恨,只是感叹嫌犯在下手时,连人都还没有看清楚,就这样白白夺走其丈夫的无辜性命。她回想起案发当儿,在她点了食物才刚坐下,便看嫌犯冲向丈夫背后猛插一刀,她马上扶着丈夫,并尝试与丈夫沟通希望可让丈夫保持清醒。

林强华家属在五条路的空地治丧。
林强华家属在五条路的空地治丧。

“丈夫也曾二度叫我把刀子拔出,但在没交代其他事情前,就失去意识”。死者原将于周四举殡,但基于家人需忙着协助警方调查,同时在解剖及领尸手续等耗费一段时间后,家属决定于周六下午2时才举殡。

詹姆士:社会戒心重   忧泄漏病情招来歧视

报道:傅政瀚

(槟城7日讯)类似在五条路发生的精神病患者杀人事件发生,往往会令精神病患者感到困扰,他们担心社会矛头都指向精神病患者,认为精神病患者都必须强制就医,甚至关进精神病院免“祸害人间”,这使到他们更须小心保护自己,不可泄漏病情,免遭歧视而加重病情。

据患躁狂忧郁症的病患詹姆士(化名)受访时表示,许多人在类似精神病患涉及的暴力事件发生后,会把矛头都指向精神病患者。对于五条路发生的血案,虽然他与当事人双方均不认识,但他却也在这事件爆发后,因社会对精神病患者的口诛笔伐,而承受庞大的精神压力。

詹姆士自中学时期便患病,至今将近10年的他表示,“我身边有位不知我病情的友人,在案件发生后对我说,所有精神病患者都应该被关起来,涉嫌谋杀的更应该像疯狗一般被人道毁灭,这使我感到非常惊恐。”

他担心,一旦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病情,搞不好连工作都会丢掉,甚至被社会给孤立起来。他认为,若自己的病情泄露出去,大部分的人不会因此关心他,反而是招来更多歧视,使他更难如常生活。他指出,病人除了要面对病症本身所带来的折磨外,还必须面对歧视所带来的直接或间接的伤害,严重影响病人的复原情况,糟糕的话甚至会加剧病情恶化。“我的妹妹就因为被朋友发现有个精神病患哥哥后,结果就被朋友疏离。那位朋友以往还会到我家做客,但在知道我的病情后就不再登门,这使我非常受伤。”

他希望,社会大众可以明白,患病并非患者的本愿,就像癌症病人不会祈求自己得病一样,反之患者是非常需要社会的协助,才能治愈或控制病情,而歧视恰好却是加重病情的一个直接因素。他解释,大部分的精神病患都不会主动攻击他人,反而更常的是因为社会的歧视和压力,才使得这些病患容易失控。他指,就连正常人被欺负或是被挑衅几句都会情绪失控,更何况是心理素质本来就比较脆弱,而且必须长期承受社会压力的精神病患。

钱志安:反而让病情恶化   强制关病院非最佳方案

马来西亚精神健康协会发言人钱志安表示,强制将所有病人都关到病院并非最佳方案,反而会让有些病人病情恶化。

在五条路发生的精神病患者刺杀食客林强华血案,引发许多网民在事发后要求政府对精神病患者强制就医的舆论,甚至有将具有潜在攻击性的精神病患者,不理会是否痊愈,一律判处终身囚禁。之外,民众也希望对涉案家属提出连被罚,病人家属若不带病人就医或是管好行踪,一旦病人犯案,则家属也必须受到惩罚。

也有网民要求,政府在病人犯法后采取与常人一样的同等刑法,其中甚至出现一些极端言论,要求病人杀人一律判处强制死刑,因精神病会遗传,而死刑可协助减少疯子的出现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对此,钱志安表示,强制把所有精神病患者都关起来并非好事,因为不是所有病人的病情都需要被隔离于社会,相反有些病人反而非常需要亲友的支持与协助。他认为,若可让所有精神病患接受治疗固然是好事,他也乐于看见所有精神病患者获得足够且良好的治疗,但现实中,我国的精神疾病领域依然有其局限,医护人数仍不足以应付精神病个案。

他指,根据病况不同,疗程与时间也会有差,此外除了药物治疗外,病人也需要心理辅导治疗,以及亲友的扶持及社会的接纳,因此若把所有病人都关起来,反而会加剧部分病人的病情恶化。“社会大众对病人的歧视反而对病人不利,并非所有病人都有强烈攻击性,因此不需对每个精神病患者抱有过于强烈的戒心与歧视。”

他鼓励民众,以更包容的方式接纳病患,不要歧视这些人,像对待一般常人般对待病患,将有助他们改善病情。他也指,民众也应提高对相关疾病的警觉性,一旦发现自己具有相关疾病的症兆时,便应立即求医,而非寻找民间疗法,耽误病情。

责任编辑:乌錾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