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8-17

报道\唐国斌

摄影\芬迪、档案照

罗海米:近年中国经济起飞,以致到马卖淫的中国女郎人数已下降。
罗海米:近年中国经济起飞,以致到马卖淫的中国女郎人数已下降。

(吉隆坡30日讯)近年中国经济起飞,以致到马卖淫的中国女郎人数已下降,“取而代之”的是越南女郎,成为警方取缔外籍卖淫女郎的“榜首”。

根据全国警方数据显示,近两年中国籍卖淫女郎落网人数已有下降趋势,其因素是因为中国经济能力起飞,在经济能力逐渐强大下,她们可在自己的国家生活,容易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。此外,中国女郎到马的费用,也比越南女郎更高,卖淫集团在“成本”考量下认为不划算,将重心点转向越南女郎。

全国警察反风化、肃赌及私会取缔组主任拿督罗海米接受《光华日报》专访时说,涉及卖淫落网的中国女郎人数下降原因,主要是近年在中国经济起飞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最近的取缔外籍卖淫女郎的‘三甲名单’,依序是分别是越南、泰国与中国;之前中国女郎落网人数一直是第一名。

据罗海米告诉本报,大马警方于去年在全国各地取缔的外国卖淫女郎人数有1万5787人,其中越南籍女郎占6347人。他估计,中国女郎在我国卖淫的情况会继续下降,毕竟现在中国的经济能力逐渐强大,在自己的国家生活更易找到更好的工作机会。

警方也查获,基于卖淫集团的代理安排越南女郎到马的费用,已比中国女郎更低廉、更省钱,所以代理较倾向于安排越南女郎到马卖淫,这也是卖淫中国女郎有减少的趋势。

至于3年前的“马航MH370客机失事事件”,有否激起中国卖淫女郎的强烈不满?罗海米的答案是否定的,他也指没有任何数据支持这项说法。

我国警方积极打击国内的卖淫勾当。(档案照)
我国警方积极打击国内的卖淫勾当。(档案照)

讲金不明显更合口味

态度亲切的越南女郎,让嫖客趋之若鹜。

罗海米说,在2015年之前,中国女郎都被指因与本地华裔顾客用同一种语言,而显得更亲切,但这种情况已在2015年起改变。他说,根据警方调查得知,越南女郎与嫖客在谈话过程中会显得更亲切、嘴巴甜,更迎合本地嫖客的口味。

他也说,与中国女郎比较,越南女郎更不让嫖客明显看得出是直截了当的“讲金不讲心”。

移民局把关才能治标

警方只能负责取缔扫黄,不让外籍女郎入境我国仍需移民局的把关。

在国内涉及卖淫活动被驱逐后,除非已被移民局列入黑名单,否则,她们日后仍能可用游客的身分合法入境我国,因此警方认为要打击色情业,除了加强执法行动,其他相关政府部门也要紧守岗位,例如负责出入境事务的部门,也要留意常到我国靠卖淫谋生的外籍女郎,并将她们列入黑名单,不得入境。

罗海米说,这些外籍女郎主要会以旅客身分来马观光,并借机找工作机会。

“我们的情报小组与其它单位紧密合作,监督这些滥用入境证件的外籍女游客;移民局可根据标准作业程序法探讨此事,减少这类事件的发生,若他们可以有专案小组监督会更有效。”

警方最近的取缔外籍卖淫女郎的‘三甲名单’,依序是分别是越南、泰国与中国。
警方最近的取缔外籍卖淫女郎的‘三甲名单’,依序是分别是越南、泰国与中国。

不乏受骗但预谋更多

涉及卖淫的外籍女郎一般在落网后,皆会声称不知情,或被骗推入火坑。

罗海米不否认,的确有些个案是真的遭骗到我国后,被迫从事卖淫活动,有者甚至是未成年少女。

他说,警方也有接获过类似投报,并会援引2007年反贩卖人口法令(ATIP)查案及协助这些被骗的女郎,至于未成年少女会被安排到福利中心。

不过,根据警方的调查与多年经验,更多的外籍卖淫女郎,早已和代理勾结,由后者安排她们以游客的身分到我国,然后摇身在夜店当陪座女郎,提供性交易服务。

“若她们被捕,同时在证据确凿下,就可被视为滥用旅游签证,并可在移民法令下被提控,同时会被驱逐出境。”

被驱逐出境卷土重来

警方发现,即使一些外籍卖淫女郎被列入黑名单,仍会伪造个人资料入境我国,因此警方不时会发现同一名卖淫女郎即使被捕一段日子后,仍会在风月场所出没。

罗海米说,一些外籍卖淫女郎即使落网后被驱逐出境,仍会千方百计想办法入境我国。“她们的方法是更换个人名字和证件资料,企图瞒骗执法人员的耳目,惟仍会被有经验的执法人员识破。”

但是,这些女郎更换证件的资料,但无法改变样貌,因此警方偶然会在取缔行动中,发现同一名卖淫女郎,却有不同的身分。

被驱逐出境的外籍卖淫女郎,她们的资料会被国内执法单位存档,但涉及卖淫活动的未成年外籍少女,不能被留下资料。

法令无法对付嫖客

“我们不是性交易,是两情相悦。”

罗海米说,我国现有的法令只针对卖淫女郎与皮条客,惟无法对付嫖客,若要立案,嫖客将以证人的身分上庭。

询及这种方式是否变相地纵容嫖客的行为时,他反说:“若嫖客与卖淫女郎皆被控告的话,谁将成为证人?”

他说,根据法令,当局须证实双方是有金钱交易,即要证明一方是付款、一方是提供性服务的证据。

他强调,即使在现场找到安全套,证据也不足,若到时提控双方的话,可能他们会说是两情相悦。

警方可援引刑事法典第372A以卖淫为生或经营淫业条文、第372B为卖淫目的而招揽条文,以及第373控制卖淫场所条文,调查卖淫女郎与皮条客。

逃捕摔伤不能怪警方

过去发生一些卖淫女郎躲避警方拘捕过程中,不慎从高处摔地受伤的案例,但罗海米认为这是单独个案,不能怪警方办事不力。

罗海米说,警方只是在取缔行动中包围现场,她们闻讯警方的到来,而害怕地四处逃跑,结果从高处失足摔地受伤。“她们涉嫌的是风化活动,并非暴力罪案,何必这样‘逃命’?总不能警方在取缔卖淫行动时,还得在地面准备棉被、救生气垫吧?”

只能在工作地点行动

- Advertisement -

警方的确知道卖淫女郎下班后的住宿地点,也知道她们在哪里活动,但这不足以让警方取缔,除非警方能证明她们也在自己的住所提供性交易活动。

因此,罗海米指警方一般上都是在卖淫女郎的工作地点展开取缔行动。

他也说,警方目前有一个更加专业打击风化活动的全国警察反风化、肃赌与私会党取缔精锐部队(Stagg),在全国各地执行任务,而也有显著的效果。

责任编辑:艾觊舨